相关文章

江苏民企遭空壳公司盘剥苦不堪言

南京中盛铁路车辆配件有限公司(下称南京中盛)是南京市溧水区的龙头民营企业,多年来守法经营,是利税大户,并解决了上千人的就业,对地方经济做出了较大贡献。但是,近些年来南京中盛在与北京中益行安车辆配件有限公司(下称北京中益)的合作中,南京中盛深陷其“合作”圈套之中,使企业无法正常经营被拖进泥潭。

中华工商时报编辑部:

中盛铁路车辆配件有限公司(下称南京中盛)是南京市溧水区的龙头民营企业,多年来守法经营,是利税大户,并解决了上千人的就业,对地方经济做出了较大贡献。但是,近些年来南京中盛在与北京中益行安车辆配件有限公司(下称北京中益)的合作中,南京中盛深陷其“合作”圈套之中,使企业无法正常经营被拖进泥潭。

南京中盛是生产铁路车辆配件的专业实体厂家,多年来由于苦于受到原铁道部体制弊端压制无法获取应有生产资质。10年前,经人介绍,结识了一个自称与茅以升基金会有关系的茅为中,由于茅为中可以凭借与铁道部官员的个人关系从铁道部获取生产资质,于是茅为中成立了北京中益。

南京中盛为了获得生产资质与北京中益签订了《合作协议书》(2002年7月),该协议书规定“甲乙双方共同进行‘列车专用支撑座’产品的研制、生产和销售工作”,南京中盛每年向北京中益“支付报酬25万元。”

2004年国务院办公厅发布国办发【2004】56号文件《国务院办公厅关于进一步规范招投标活动的若干意见》中明确指出“有的投标人串通投标,以弄虚作假和其他不正当手段骗取中标,在中标后擅自转包和违法分包”,要求投标单位必须要具备生产设备、厂房、技术人员等硬件条件。在这样形势下北京中益这个“四无”(无厂房、无资金、无技术、无设备)空壳公司就无法再混下去了。但北京中益由于与原铁道部有关系,硬性压着南京中盛必须要与北京中益签订转让合同,不然就不给南京中盛生产资质,这样南京中盛无可奈何,只得按照铁道部官员所指定将北京中益的资质承继过来,于是便产生了《2004年转让协议》。该协议规定将原北京中益名义的支撑座生产资质及以其名义的相关技术转让给南京中盛,“将锻钢支撑座的生产资质权及图样、技术资料转让给”南京中盛,南京中盛每年需向其缴纳基础费25万元及其附加费(生产件数乘以5元)。

于是,自2002年至2008年北京中益从南京中盛获取了541万元,均按北京中益法人的要求打入他个人银行卡中。同时为了偷逃税,每次收钱后北京中益都拒绝开发票,至今造成南京中盛数百万元的费用无法进入成本。而北京中益至今都没按协议书提供过任何图样、技术资料,他仅凭靠勾结关系弄来的一纸批文,就牟取了如此巨额暴利。北京中益除了倒卖上述支撑座的生产资质外,还向南京中盛等企业倒卖了滑槽磨耗板、立柱磨耗板等铁路产品的生产资质。

从2009年起铁道部规定只有齐齐哈尔车辆集团才有该产品的技术转让权,南京中盛2009年已按铁道部要求与齐齐哈尔车辆集团签约技术转让。原北京中益行安的转让已失效,北京中益也根本无技术转让权。

但是,2013年北京中益竟还依据2004年协议进一步向南京中盛再索要2009年之后40年“转让费”,总共1000万元!

我们都知道十多年前,原铁道部对民企设了很多门槛,民企无法进入,所以只好通过变通办法获得生产资质进入铁路相关生产项目,这样靠此种办法生产经营的民企,在江苏还有几家。但中共十八大后,民企获得同等待遇,铁路也向民企放开,使得民企可以理直气壮地进行平等的经营和竞争。但类似北京中益这样的空壳公司还在与民企“合作”,显然有违市场公平准则。

近年来市场放开、竞争激烈、在企业利润下滑的势态下,北京中益竟还无理索要巨款,给企业造成巨大困难,将一个好端端企业推入经营绝境。

我们希望贵报对这一民企的困难给予关注,并引起相关部门的关注,使得企业能在市场中健康发展。

南京市溧水区工商联

网罗天下